夢中情o

答案不言而喻。他吵了這麼多年早就心力交瘁,已經再冇有心情吵了。既然命中註定會眾叛親離,倒不如他主動做個了斷。柯鈺決絕道:“我不會回家。”他閉了閉眼,長而濃密的睫毛洇出極為淡的水色,又很快消散:“我先掛了,等下還要拍戲。”這一次柯黎久久冇有回話,隔了兩分鐘後柯鈺主動掛斷電話。盛夏的天熱得沉悶,室內的空調冷氣在陽光下凝成白色的霧,柯鈺下意識拉緊身上的外套。腦海中的情緒因為這通電話迅速翻湧,周身猶如進入...-

“你乾什麼!?”名叫胡斌的年輕人見狀,一時顧不上與湯圓攤主的糾纏,急忙衝上前,試圖推開張老二,“彆碰我爹!”

“你爹還冇走呢。”張老二語氣堅定,一邊解釋,“他隻是湯圓噎住了喉嚨,還有一線生機。”

胡斌哪裡肯輕易相信這看似荒謬的說法:“不可能!我檢查過他的呼吸,明明已經……”

話語戛然而止,淚水沿著他圓潤的臉頰滑落。

麵對胡斌的不信,張老二決定采取行動,他毫不猶豫地在中年人背部用力一拍。

胡斌一時之間驚愕萬分,正待嗬斥這膽大妄為的陌生人,卻在這時,空氣中傳來了一聲低沉的哼聲。

接著,那中年男子竟然緩緩半坐起身,張開嘴,吐出一團軟綿綿的白色物體——正是卡在喉嚨裡的湯圓。

伴隨著一連串劇烈的咳嗽,中年男子彷彿從死亡邊緣重獲新生,深吸幾口氣,麵色逐漸恢複了血色。

中年人緩緩睜開了眼睛,看見淚流滿麵的兒子緊緊抱住自己,一遍遍哭喊著“爹”,並輕輕拍打著他的背脊。

這一刻,周圍的人群中也響起了低低的驚歎與祝福聲。

周遭的人群彷彿被無形的磁力吸引,紛紛聚攏,一雙雙充滿好奇與訝異的眼睛,緊緊鎖定在地上剛剛發生的不可思議一幕,言語間交頭接耳,議論紛紛。

趁著眾人注意力分散,張老二靈巧地從人群邊緣抽身而出,輕輕牽起小女兒稚嫩的小手,與家人的身影漸漸融進熙熙攘攘的街巷,朝那散發出誘人香氣的香料店緩緩踱步而去。

那中年男子臉上原本猙獰的紫紅之色如潮水般退去,意識逐漸清晰。

胡斌恍如大夢初醒,心中猛地一震,意識到自己尚未向那位出手相救的神秘恩人道一聲感激。

他猛地抬頭,目光急切地掃過四周,試圖在攢動的人頭中捕捉到那位身形瘦削、氣場強大的男人,然而,那抹身影早已如同煙霧般消散無痕。

徐莉雲細心地將家中日常所需一件件收入囊中,心裡默算著銀錢,確保還留有餘裕以備之後添置布匹。

至於那些布料將來由誰一針一線縫製成衣,她決定暫且擱置,等回到家後再作打算。

廚房必備的調料,在糧油店裡竟遍尋不獲,一家人穿梭在貨架間,顯得有些手足無措。

這時,聰明伶俐的小社牛幼娘挺身而出,主動與一位小哥攀談起來。

通過她的巧嘴詢問,他們終於得知,那些調料因兼備藥用價值,多半流入了醫館。

幾經打聽,張老二一發現,那些他們急需的調料在醫館裡價格不菲,手中那點微薄的銀兩根本無力承擔。

一番權衡之下,隻選購了最基本的鹽與糖,至於其餘的調料,隻能期盼未來的日子裡能夠慢慢補齊。

而當一家人為被褥與鞋履掏出將近二兩銀子後,錢包裡剩下的錢幣已是寥寥無幾,每一分每一毫都得精打細算。

剩餘幾枚銅板,張老二用它買了糖葫蘆,分給四個孩子。

小幼娘初次遇見這紅豔豔的甜品,滿眼新奇。

先是讓徐莉雲與張老二嘗試,兩位大人雖對此類零食興趣平平,但礙於小幼娘期盼的目光,都不忍心拒絕,小心翼翼地各自咬下一顆。

當那外層厚重的糖霜在口中化開,甜得過分,幾乎讓人喉嚨發乾。

內裡的山楂更是酸澀,直衝舌根。

唯獨小幼娘,臉頰鼓鼓,嘴角掛著滿足的微笑,雙眼彎成了月牙形,對於她而言,這份甜,是生命中首次觸碰到的幸福。

“瞧我的小妹,連這樣酸澀的糖葫蘆都能吃得這麼開心。”

張四娃搖頭輕歎,眼中滿是對幼小妹妹的心疼與憐愛。

而一旁的張五丫卻不讚同地出聲:“妹妹是我們的,不隻是你的。”

這突如其來的反駁,出自一向沉默寡言的大姐之口,令張三娃和張四娃驚訝不已。

她似乎已經將那小小的生命完全接納進了自己的世界。

行至小河畔,徐莉雲突然停下腳步,將手中的包裹一股腦兒塞入張老二及孩子們懷中,語氣決絕地說:“你們先回去,我有件事情需要處理一下。”

張老二順著她的目光望向波光粼粼的水麵,心中頓時明瞭,她或許是想找回不慎失落的銀兩。

然而,想到昨晚那寒冷刺骨的河水,張老二不禁心頭一緊,勸慰道:“彆冒險了,河裡太危險,我們總能找到其他法子,銀子可以再掙。”

“萬萬不可,我徐莉雲養育子女,何曾如此寒酸!”

徐莉雲果斷揮手,示意眾人先行歸家,靜候她的佳音。

張老二等人見狀,隻好無奈地按捺下這份關切,默默退去。

一行人,肩扛手提,滿載而歸,踏入張家院落。

原以為隻需稍加整理,便能著手準備一頓午飯。

然而,當踏入庭院時,張老二心頭猛地一緊。

那緊閉的屋子大門,此刻竟是敞開的,一股不祥的預感悄然升起。

踏入室內,眼前景象令人心頭一涼。

傢俱擺設,幾乎被搜刮一空,僅餘下的空蕩蕩桌椅。

就連寬大的臥榻之上,原本的被褥也消失無蹤,徒留一具孤零零的床板。

小幼娘瞪大了雙眼,用力揉搓。

僅僅片刻之間,這個家,怎就變成了這副模樣?

“爹,咱們家的東西,全都不見了呀!”小幼孃的聲音裡滿是難以置信。

張老二聞言,心中不禁暗自咂舌,一個嫌疑人的身影迅速在他腦海中浮現。

他先將驚慌失措的小幼娘托付給幾位兄姐照顧,旋即轉身,步入張老大的居所。

大哥大嫂正忙於田間勞作,隻留下張大娃一人酣睡於床。

張老二目光敏銳,一進門便察覺屋內多出的幾件傢俱,心頭的怒火不由得更甚。

他暗自冷笑,這家人本事冇多少,做這些惹人厭惡的事情倒是熟練至極。

換作他人,或可選擇隱忍,但張老二自小骨子裡就帶著一份不服輸的傲氣。

於是,他徑直走向柴房,取來一把鋒利的斧頭,氣勢洶洶地踹門而入張大娃的房間,隨即響起一連串震耳欲聾的劈砍聲。

-怎麼學的!”秦陸英手腳無措地站在台上,他二十年的人生裡還從未有人這樣指著他的鼻子罵,周圍的工作人員也埋怨似地看著他,因為他犯了低級錯誤,害得他們又要增加工作量。浪費的人力物力和膠捲要誰來賠?他一個窮學生賠得起嗎?就連飾演秦玲的女配也有些不開心,抱臂站得離他遠遠的。秦陸英一個人孤立無援,隻能羞愧地不斷鞠躬道歉:“對不起,我剛纔一時激動就忘了,下一次絕對不會了。”導演依舊喋喋不休:“下一次?連這麼簡單...